您的位置 : 首页 > 创投 >

2018年信托业展望:严查违规将持续 类投行业务弥补规模

2019-12-20
2018年信托业展望:严查违规将持续 类投行业务弥补规模

2018年信托业展望:严查违规将持续 类投行业务弥补规模

时 间:2019年12月20日 20:54

详细介绍

  2017年末2018年初,对于信托公司而言是一个危大于机的时刻。最近一个月来,处罚成为信托业的关键词之一。

  “监管会越来越严,目前地方银监局正在到各家信托公司驻场检查,查到违规必罚无疑,或许每家都无法避免,地产和基础设施项目将是重灾区。”1月3日,一位华北地区信托公司副总表示。

  早在2017年初,就有多位信托人士认为行业的寒冬将要来临。但回望2017年,信托规模仍在逆势猛增,这也成为信托当下矛盾的焦点。

  “对于2018年,很难说什么方向是好的,很难说什么是趋势。”多位信托人士如是表示。也就是说,信托公司的趋同性在逐渐减少,区域不同、背景不同、业务积累不同的信托公司,都在寻找属于自己的方向。

  以资产证券化为代表的“类投行”业务,或可以成为合规的通道业务,缓释违规银信通道整顿带来的规模缩减。但资产证券化业务虽排在前列,透过行业整体数据看,尽管三分之二的信托公司都在做,真正做上规模的却不过五六家。

  受访信托人士认为,房地产和基础设施仍是最适合信托公司的领域,但从传统方式跳脱出来后,并不是每家都能做好。现在许多信托公司都在向实业靠拢,支持实体经济是政策鼓励的方向,要找对风险收入比好的行业和企业并不容易。

  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1月末,基金子公司专户业务管理资产规模7.63万亿,相比2016年底下降27.3%;证券公司资管业务管理资产规模16.96万亿,比2016年末下降3.5%;基金公司专户业务管理资产规模5.04万亿元,比2016年末下降21%。2017年6月末银行理财余额28.38万亿,比2016年末下降2.3%。

  对比之下,信托是少数逆势增长的行业。信托业协会统计的2017年3季度末信托资产余额为24.41万亿,比2016年末增长20.72%。另据业内最新数据,11月末信托资产规模已经突破25万亿。

  信托业的逆势增长主要体现在事务管理类业务的突飞猛进。2017年前三季度信托业整体的规模增长中,超过80%来自事务管理类信托,其中通道占据绝对地位。

  猛增的通道业务已引起监管的重点关注。基于银信类业务增长较快,尤其是其中银信通道业务占比较高,银监会近期下发“55号文”对银信通道业务予以规范,要求银行不得通过信托调表、资产出表,要求信托不能为银行提供规避监管的通道业务。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2017年以来影响信托的监管文件发现,对于银信通道业务、房地产投资、明股实债、同业嵌套等行为,是2017年监管普查和重点规范的部分。

  业内人士认为,这次对通道业务的监管可以说达到整顿的力度,处罚不可避免,最后的执行能够到什么层面,还有待观察。

  回顾信托行业过往的监管历史,有很多次“膨胀-清理-再膨胀-再清理”的循环,而这一次轮到通道业务。

  如联储证券中弘新奇1号中,陕国投作为“小集合”通道;龙力生物违约事件中,中海信托作为通道;江苏省部分市县违规举债担保问题处罚中,提到通过信托规避监管。侨兴债牵出的侨兴电信违约问题中,监管对五家公司做放贷通道的行为以违反审慎经营原则为由进行处罚。

  一位信托公司研究人士认为:“被罚项目中很多涉及违规担保、抽屉协议等问题,都是屡禁不止的问题,一直是监管关注的重点。近几年来都被列入年度监管工作的内容中,表明了对于信托通道业务的监管态度和决心。”

  “55号文”出台不到一周,已有大型信托公司率先表态2018年银信通道只减不增,争取提前终止部分存量。

  2017年8月,安信信托2017年上半年与2016年同期信托业务对比,同比增速分别为24.7%和95%,同时其信托业务规模也出现下滑。安信信托对此解释为业务结构调整,去通道产生的结果。据其业绩报告披露,2017年上半年末被动管理业务占比从2014年末的73.47%下降至36.4%。

  虽然规模仅不到3000亿,但安信信托找到适合自己的发展路径,主动管理业务利润颇高,2017年上半年在68家信托公司中净利润排名第二位。

  多位信托人士普遍认为,标准化投资、股权投资和投行业务将成为未来信托公司的主要发展方向,但传统的债权类融资业务短期内也不会大幅下降。具体而言,投行业务中资产证券化市场将继续2017年以来的发展趋势。

  “一方面信托公司可以作为信贷资产证券化、信托型ABN的法定受托人,有发展空间。另一方面,交易商协会也向信托公司开放ABN承销业务,如获得承销资格,可以打通Pre-ABN到SPV,再到ABN承销的各个环节,通过Pre-ABN融资,随后以SPV身份发行资产支持证券,再以承销商身份参与销售环节,为交易对手提供综合金融服务。”一位信托公司区域业务负责人认为。

  外贸信托发布的《中国信托行业报告2017》中提到,信托融资服务也有望在未来进一步向投行业务靠拢,提供更加轻资产、赚取交易撮合费用的私募债产品,以及资产证券化类融资服务。

  “资产管理业务中,传统的房地产、政府平台、PPP等业务都遇到了很大的困难,可以说越走越窄。资管新规中对非标债权类融资的限制极多。这些都迫使信托公司必须转型。”一家中型信托公司的副总经理认为。

  在他看来,对于转型的方向,一方面是产品基金化,做股票、债券等标准化投资,或者MOM类产品;另一方面则是转向股权类,比如非上市公司股权、围绕上市公司的并购类业务,以及真实股权的房地产投资等。

上一篇:田吉申:信托机构要用投行资管思维拥抱公司差异化发展 下一篇:信托公司转型方向:打造精品投行 服务实体经济

人物观点